每个人一辈子不可能总是安安稳稳,难免会遇到漂泊不定的境遇。面对凄风苦雨,有人会终日凄惶,有人只是短暂悲伤。其实我们走过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一种选择,无论鲜花铺地,还是遍布荆棘,都应该勇敢地面对。唐代一位诗人晚年生活艰辛,却学会了随遇而安。

溪兴

唐代:杜荀鹤

山雨溪风卷钓丝,瓦瓯篷底独斟时。

醉来睡着无人唤,流到前溪也不知。

杜荀鹤,字彦之,自号九华山人,安徽石台人。他出身寒微,中年始中进士,仍未授官,乃返乡闲居。曾以诗颂朱温,后朱温取唐建梁,任以翰林学士。他提倡诗歌要继承风雅传统,反对浮华,其诗作平易自然,朴实明畅,清新秀逸,著有《唐风集》。

唐代才子杜荀鹤是一位现实主义诗人,在动乱的晚唐,他激情飞扬、疾恶如仇。可是诗人老来,却奔走无门,回到家乡九华山,过着清苦的隐逸生活。他曾在他的《自叙》诗中写道:“平生肺腑无言处,白发吾唐一逸人”, 创作这首诗时,诗人壮志难酬,于是只好每日借酒浇愁。

诗人隐居山野,虽然日子清苦,倒也自在逍遥,毫无牵挂。每天过着渔樵生活,与草木为伴,和松石结交。他经常出没于僻静的深山小溪上,溪边鸥鸟成群、野鸭浮动,溪水清澈、碧波荡漾。

我们可以想象出一幅生动的画面,画面中有一只小船,船上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悠闲地垂钓,忽然间风雨大作,溪面上一片迷茫,他不得不缓缓地卷起钓丝。诗人经常来此闲游,有时细雨微风,反而更加刺激他钓鱼的兴趣。但今天雨疾风狂,才不得不收竿停钓。

收竿了,诗人并不着急回家,却躲进船里,倒出瓦罐中的浊酒,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欣赏外面的狂风暴雨。或许他想等雨势稍缓,再继续垂钓;也许因为“山雨溪风”,正好有了过酒瘾的借口,于是放开肚子喝个痛快。

杜荀鹤嗜酒,善弹琴,不仅有诗才,还风情雅度。本该举杯痛饮,豪情弹奏,但是诗人的描述却让读者感到一丝隐忧。深山僻水,风雨凄清,垂钓者也形单影只,百无聊赖,他终日以酒为伴,浊酒一杯接一杯,没有给他生活的激情,只好暂且解愁。

诗人独自饮到烂醉,倒下就呼呼大睡。小舟却在山溪中任意漂流,待他醒来时,才惊奇地发觉船儿已从后溪漂流到前溪。尾句似乎透露出诗人一刹那的欣喜,隐逸的日子很清苦,难得有欢乐的时候,即便能睡一个好觉,这点微不足道的乐趣,恐怕也少之又少。

这首诗描写诗人闲适心情和隐逸之乐,杜荀鹤置身尘外、自由自在,垂钓醉眠、戏风弄雨,一切都任其自然,随遇而安。豁达是一种方圆有度、不卑不亢的品性,诗人在百般无奈中学会了豁达,调整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也掌握了全新的生存本领,将那些伤心的过往浅印在心中,也将很多烦恼都挥散在风雨之中。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