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结束开工后的第一天,调查了近两个月的同仁堂“蜂蜜事件”也正式落下帷幕,相关的处罚结果和整改工作在当晚公布,“再次致歉声明”又一次让同仁堂重回大众视野。

“蜂蜜事件”引发信任危机

2018 年12 月 15日晚,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关于盐城金蜂涉嫌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报道称盐城金蜂存在违规处理退货蜂蜜、更改产品标签日期等行为。

盐城金蜂为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蜂业)食品蜂蜜的受托加工生产单位。同仁堂蜂业则是中华老字号上市公司同仁堂(600085.SH)的下属子公司,同仁堂对其持股51.29%。

消息一出,同仁堂第一时间发公告承认同仁堂蜂业现场监管不到位,封存所涉产品,全力配合监管调查。

虽说同仁堂事后的处理态度表现得较为诚恳,但关于同仁堂蜂业及同仁堂的信誉问题却被舆论推至风口浪尖,“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受众人质疑。

有媒体粗略统计,近3年来同仁堂被列入检部门黑榜高达23次。例如,2018年2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通告61家企业生产的65批次中药饮片检验不合格,其中包括北京同仁堂;2018年5月24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9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其中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等6家企业生产的9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不仅如此,同仁堂旗下部分医疗机构还存在药品管理混乱、部分中药饮片购销存不一致等问题。

尽管同仁堂蜂业对同仁堂的业绩影响很小,但“蜂蜜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才是同仁堂真正面临的痛。

“蜂蜜事件”损失过亿,资本市场选择原谅?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2019年2月11日,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大兴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行政处罚结果。

滨海县市场监管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部分经营管理人员在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对此处以罚款约1408.83万元。

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 年 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 瓶流入市场,按照《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没收违法所得约11.17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同时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或者从事食品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担任食品生产经营企业食品安全管理人员。

从损失来看,同仁堂称,预计将减少本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3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5778.65万元。

该事件给其敲响了警钟,同仁堂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有意减弱事件的后续影响。除瓶装蜂蜜外,同仁堂此前还有食品酒系列也是采用委托加工模式,2018年收入2096万元、利润115 万元。在这之后,其停止了所有委托加工生产,全面排查整顿。

不仅如此,同仁堂的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还提议,由其受让同仁堂所持同仁堂蜂业股权,以保护上市公司免受进一步损害。本次受让将以2018年12月31日作为评估基准日,采用成本法和收益法。截至2018年12月31日,同仁堂蜂业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 万元,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4亿元(未经审计)。

另外,同仁堂还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被予以免职,副总经理宁尚勇被进行诫勉谈话。同仁堂集团对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振坤、公司总工程师田瑞华等“蜂蜜事件”8名相关责任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监管对同仁堂有力的处罚结果,加上“一停、二收、三问责”,同仁堂这一系列“忏悔式”的举措,似乎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谅解。

2月12日开盘,同仁堂股价明显上扬,盘中最高涨幅在3.39%,截至收盘,报28.15元/股,涨幅2.66%,总市值约386.07亿元。与“蜂蜜事件”前一天的市值相比,同仁堂的市值已蒸发25亿元。

涉事企业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都很小

蓝鲸财经发现,其实,不光是同仁堂,片仔癀、白云山等同为中华老字号的百亿市值上市企业也面临过类似的问题。

2016 年7月 6日-8日,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泉州市医药流通企业飞行检查的结果,发现片仔癀(600436.SH)孙公司泉州片仔癀宏仁医药有限公司在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中存在一些缺陷,决定暂时收回其GSP 证书,待公司整改通过后方可返还。

2017年5~7月,山东省食药监局发布“6批次质量抽检不合格药品”的通告,包括公司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何济公药厂”)生产的曲咪新乳膏(批号:A1089)在内的6家企业生产的6 批次药品质量不符合标准规定。

2018年8月14~17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白云山天心制药的注射用盐酸头孢甲肟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其主要存在三大问题。一是直接接触药品的容器未经批准、未验证用于两个批次的产品生产。二是对产品的特性研究不充分、数据分析不全面,对注射用盐酸头孢甲肟的生产质量的管理不完善,主要包括包装工序未监测光照强度、温度等产品影响因素;分装、轧盖操作结束时,未记录温、湿度;混粉效果验证报告未对不同时间点、不同取样点进行具体描述;清洗容器用的注射用水日常记录的数据与仪器监测的数据出现偏离未及时调查原因等。三是部分工序未按要求对洁净区的悬浮粒子进行动态监测。

值得一提的是,和同仁堂一样,这些涉事企业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都很小。“蜂蜜事件”告诉我们,倘若抱着西瓜而忽略芝麻,中华老字号的信任问题就会动摇。

市场千万个,信任就一次,经营不规范,药人两行泪。(蓝鲸产经 贾祺)

该文章转载自:邪恶道大合集


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